滚动新闻:
首页 >> 交通事故

疑犯派出所身亡续家属称警方不能自圆其说

来源: 时间:2018-09-08 16:57:30

疑犯派出所身亡续:家属称警方不能自圆其说

警方现场公布监控录像片段

死者的鞋子

鞋带打结细节特征 单根鞋带长172厘米

12月16日16时,在通报会结束不久,邢才芳听到了警方的结论后并没像两天前那样激动。尽管昆明警方和检察院公布了调查的证据,甚至包括6段监控视频,可他仍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是自缢身亡。

12月12日凌晨,邢鲲在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小南门派出所候问室内死亡。

当晚,昆明市公安局召开发布会称,12日7时许,发现邢鲲在小南门派出所候问室内自缢身亡。因警方未公布自缢工具及细节,并称由于候问室内的摄像头安放在房顶,位置较高,导致候问室内留有视线死角,无该男子自缢死亡画面,从而引起媒体和公众的高度关注。

据警方通报,2009年10月7日凌晨3时许,小南门派出所辖区人民中路旺角商城8号商铺被盗价值5万8千余元的PSP掌上游戏机。失主报案后,小南门派出所立为盗窃刑事案件。失主的朋友在上发现有人在昆明兜售疑似失窃的那批游戏机,且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,于是失主和朋友于12月11日上午以购买游戏机为由,将邢鲲约至昆明市体育馆见面,当失主认定邢鲲所售游戏机为自己的失窃物时,为防止邢鲲逃跑,失主解下邢鲲的皮带和鞋带,将其面部朝下捆绑报警。茭菱派出所民警出警后,在邢鲲身上查获游戏机21部(通过机身号码确定为失主的被盗财物)。随后邢鲲被移交小南门派出所处理。

警方同时查明,邢鲲有犯罪前科,1996年至2008年间,均因盗窃罪4次被判处有期徒刑。

昆明市公安局发言人姚志宏说,11日11时30分,小南门派出所依法对邢鲲进行留置盘问,并按程序履行了法律手续。审讯中,邢鲲供述了10月7日凌晨盗窃掌上游戏机的犯罪事实。民警在其准备销赃的游戏机中,查找到了10月7日被盗的物品。

12日凌晨4时许,邢鲲被投入小南门派出所候问室。三个小时后,警方发现其自缢身亡。

回忆起12日的经历,心情稍稍平静的邢才芳又激动起来。他说当天下午4点才得到儿子死亡的消息,当时就提出要求看望儿子的遗体。“开始他们答应,让我们等车,但一个多小时过去仍未有动静。等我们再次要求时,他们说要等检察院人员来。”13日凌晨3点多,邢才芳与亲属在警方的陪同下在殡仪馆见到了邢鲲的尸体。因邢才芳未遵守检方不准拍照的要求,双方发生拉扯、推搡等肢体接触。

然而,看了拍摄的照片,邢才芳更觉得儿子死得有些蹊跷:邢鲲脖子上有勒痕,左脸及背部有明显的伤痕。邢才芳说:“我们就问警方,即便是自缢,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外,邢鲲身上的其他伤从何而来?我们要求警方公布审讯录音、录像和笔录,但警方说已经把相关证据交给了检察院。”

随后,五华分局副局长侯小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:“派出所没有对邢鲲刑讯逼供。”

14日,在五华区检察院召开的尸表检验通报会上,云南省、市、区三级检察院检察官与邢才芳等家属会面并通报了表面尸检报告,邢鲲系自缢身亡。之后,在检方的建议下,邢才芳等向五华区人民检察院递交尸体解剖申请。

15日,五华区检察院对邢鲲的尸体进行解剖,邢才芳等三名亲属被允许进入解剖现场。下午两点,尸检结束,但检方及死者家属均未透露尸检详情。

16日下午3时,昆明市公安局联合市检察院召开通报会。对于邢鲲身上的多处伤痕,姚志宏解释说,11日11时30分许,邢鲲被移交至小南门派出所时,民警依法对其进行检查,即发现其颜面部和身上有伤,邢鲲称是在被抓时被打伤,但伤情无大碍,情况和失主的反映一致。派出所按照程序对邢鲲进行了入所体表检查,对其受伤部位拍照,并进行了详细登记。在讯问邢鲲的过程中,其亲友祝先生也在现场,和派出所的民警一起进行了劝导,并见证了邢鲲供述实施盗窃的经过,直至邢鲲被送入候问室后才离开派出所。

针对媒体络热议的“视线死角”,姚志宏说,候问室内东南角离地面3.1米处安装有一斜下视的视频动态侦测监控探头,由于安装位置较高,受监控头视界的技术指标限制,在候问室北侧墙体和通风门窗处形成了约14厘米高、面积约为0.16平方米的监控盲区。

在通报会上,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技术处副处长梁泓说,经办案单位委托依法对尸体进行系统解剖,并提取相关检材进行毒化等实验室检查,鉴定其死亡原因为机械性窒息死亡,结合现场勘查、痕迹检验可确定为自缢,缢死工具为鞋带。

警方通过幻灯片展示了两条单根长172厘米,粗0.4厘米的鞋带。此鞋带来源于邢鲲所穿的一双高帮旅游鞋。邢鲲是经过警方检查,将鞋置于候问室外后,把两根鞋带藏匿于上衣口袋中带入候问室的。

通报会现场播放的6段视频显示,双手背铐的邢鲲坐在凳子上慢慢将双手穿过双腿移至身前;12日凌晨4时52分,邢鲲从兜里掏出纸币,将其折叠后打开了手铐;5点20分,第一次用鞋带上吊未果,掉落在地板上;5点20分30秒,邢鲲站起来,走到门边,进入了视频的盲区。

姚志宏坦言,派出所虽然按照程序规定对邢鲲进行了安全检查,在将邢鲲送入候问室之前,经过检查但没有发现被夹带的鞋带,邢鲲随身装的纸币也没有被彻底查出。工作中存在不细致、不认真的情况,存在工作制度不落实、工作心不强的问题。

通报结论出来后,见到邢才芳时,他说此结论并不能让他信服:“为什么会发生把鞋带带进候问室的事情?难道是邢鲲早有预谋自杀,并要嫁祸给警方?我觉得警方不能自圆其说。”

邢才芳还质疑纸币开手铐的说法:“我可以略带讽刺地说,如果真是这样,我儿子太有才了,他应该去当间谍。”对于警方展示的长度1米72的鞋带和高帮旅游鞋,邢才芳说他没见过邢鲲穿过高帮的旅游鞋。

媒体曾报道称,家庭不和睦及从小缺少关爱是邢鲲悲剧的源头。几经周折找到邢鲲的中学同桌陈俊(化名):“他从小就是一个很要强的人。父亲对他不好,经常打他,他就在外面流浪,有时候一个月不回家。他小学6年级就偷东西,初中时经常到街边偷书摊的书分给同学们看。因为当时流行的《七龙珠》非常贵,他能分给大家看,同学们都很开心,后来才知道书的来历。但客观地说,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,比较受女孩子喜欢。”

邢才芳也向证实,邢鲲小学时有偷盗的行为。“我打他是为了教育他。当时他玩电子游戏几天不回家,我肯定是要打的,发现他有偷盗现象后,更要严加教育了。”

但与邢鲲的死相比,邢才芳觉得这些都无关紧要,他认为对于邢鲲带着鞋带进入候问室,警方是有的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警官向表示,小南门派出所年年都是红旗派出所,社区百姓反映也非常好,发生这种案件让他感到匪夷所思。

在通报会上,姚志宏表示,昆明市公安局已经迅速向全体民警通报了事件情况,立即在全市范围开展为期一个月的“规范执法行为,坚决防止执法环节发生非正常死亡问题”专项自查自纠活动。重点对留置、羁押场所的硬件和制度情况进行全面自查,切实保障在押人员、留置人员的人身安全,防止涉案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再次发生。